共创空间 Download

【易形养生】易形自然功讲座·第五讲(文字稿)

发布日期: 2016-03-09
下载次数: 143
文件大小: 0 B



易形自然功讲座


主讲:张芸滔



第五讲:易形自然功基本五式第四式

第四式    蹲(形金)

    好,各位亲爱的观众,我们又见面了,总之,这段时间你们将会经常见到我,唯一不想见到我的方式就是,换台,呵呵。

    今天呢,来讲讲易形自然功基本五式的第四式,蹲,五行属金,看名字就知道,就是蹲下来的蹲,但不是完全的蹲下来,而是蹲一个正马步,下面我来讲讲关于蹲的要领。

    首先,双足分开,比肩可略宽点儿,蹲下的时候,与膝盖部成直角位置就好,不要蹲的太低,也不要蹲的太高,当然,并不是要求大家每次都要这么标准的做,一开始肯定是做不到的,这个无妨,只要坚持练,慢慢就会蹲的很标准,当你动作标准了,所起到的作用也会相对的更大。蹲的时候最好先活动一下腿部以及脚部,以免蹲的时候别了筋,之所以让活动一下,就是把筋、肌肉都活动松了,不是紧绷着的感觉,腿脚放松了,蹲的时候才会舒服一些,否则,总是感觉筋是别着的,很是难受。我曾经就有过这样的感受。

    蹲这个姿势分两种,第一种是静态的,也就是蹲在那里,双手成抱球、合掌等势,然后心里默数七秒,起身,此为一组,做三到七组,当然,如果自己可以时间坚持的越久越好,这个是静态的动作。动态的动作是双掌(或拳)自腰际连环前击出,打的越久越好。做这个动作,最大的作用就是对腰的锻炼,可以让腰部更有劲。很多时候,我们都有一个惯性思维,说人老了,有时候就使不上劲儿,其实不然,正因为年纪大了,更要加强锻炼,只有坚持不断的锻炼,才能让身体变的更结实、更健康。我听师父说过,那是他当年游历天下时的事儿了,他亲眼看到近八旬的老人,仍旧自己提水桶,自己洗衣服,自己打扫屋子,这个说明了什么?按照正常的思维,八旬的老人应该是家里人伺候,什么都是家里人去做,但是,这位老人却是自己动手,难道是家里人不孝顺,虐待老人?师父当时和老人交谈,老人的耳朵依然好使,老人和我师父讲,她天天都会锻炼身体,扎扎马步,走走路的,每天一日三餐顿顿吃,而且胃口也很好。注意了,老人说的是扎扎马步,也就对应了老人为什么自己提水桶的原因了,因为,马步扎久了,腰部就会有力,我们的人体腰就是轴心,带动上下半身的移动,所以,腰部有劲了,就有发力的点了,这样的话,提一个水桶丝毫不会费力气。

    其实,人就是那句话,越动越有精神,如果不动,真的就越来越不能动了,尤其再上点儿年纪,那就只能是靠子女伺候了,自然,子女如果有时间还好,如果没有呢?很多时候当父母怪子女不孝顺的时候,其实也反过来想想,如果你自己每天都锻炼身体,让自己身体有很高的免疫力,还用看子女的脸色?子女孝顺否是他们的做人问题,但是,身体是你自己的,你如果平常不注重锻炼,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,那身体也不会把你当回事儿,自然是有事儿没事儿的给你找点儿事儿,比如今天腿疼了,明天感冒了,后天心脏不好了等等的,总之,让你也不会好活。所以,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自己的身体,也要每天坚持锻炼身体,哪怕就是五分钟,都比动也不动要强百倍。

    蹲的收势,相对前三式来说,就简单的多了,只需起身,然后全身放松,来个深呼吸就好。蹲属于五行里的金,为什么说是金?大家看蹲这个姿势,像不像一尊佛一样,就蹲在那里一动不动。所以,蹲属金,就是取金佛之形。之前三式都介绍了,压是将燃烧尽的毒素完全压住,不让它乱飞,那么,蹲就是起到一个凝固的作用,让它固定中,毕竟压下来的东西可以松动,但固定住的东西就是实的,不会再被弄乱,这样一来,体内的毒素就完全控制住了,不会到处乱飞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我练功的时候,由于腿部的重心不稳,练起来第二和第三式的时候,总是打晃的厉害,尤其是第二式,因为第二式是侧弓,重心是偏一边儿的,不像第三式,是正面的弓步,重心还好调整些,所以,做第二式的时候,总是会摔倒,再加上腿部的酸痛,真心的是不想练了,总之,就是师父的那句话,你身体有多酸痛,证明你体内就有多少毒素。还好,由于我平常吃东西基本都是自己做着吃,很少吃路边摊,所以,身体还不是太脏,只是毕竟身体从来没有接受过这么系统的训练,自然内部组织有一个适应的过程,这个适应的过程折磨了我将近一个半月,我才缓过来,两个腿儿才感觉是自己的,真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有时候,我也曾想过放弃,因为练功确实太苦了,也想过捷径,比如就练基本五式,就练扎马步,就练冲拳,就练兔蹦、鸭步走,想了一次又一次,一次次被师父无情的摧毁了我的梦想,师父曾对我说过,师父创的这个基本功,每一式都是根据人的身体功能所创,让练此功的人能够得到最有效的锻炼。比如兔蹦,并不是脚尖一抬,一直跳就好,而是跳出一个高度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练稳双腿与身体的平衡感。当时,我真的是不以为然,我说,没问题,我就先跳50个给你看看,师父当时就笑了,我还鄙视他笑我,并且说道,有本事你现在再跳,师父说,你先别急着跳,你有没有问过我该怎么跳,我说有啊,你不是说跳高点儿么,师父说,嗯,那你跳吧,你跳五个,然后我看对不对,如果不对,我跳给你看。我就开始了五个兔蹦,蹦完第五个,师父就说,停,来,看好了,看我是怎么跳的,师父一通跳后,我当时就晕了......,因为,所谓的兔蹦并非蹦高就没事儿了,而是要身体保持平衡,从哪儿跳起来的,就要落到哪儿,不是说只要跳起来,然后落地就好。这回就轮到我哭了,原来一个兔蹦都这么难,不过师父说了,刚开始打基础,一定要动作标准,所以才这么要求我,以后熟练了,就可以不这么要求。但是,我想说的是,谢谢啊,师父,熟练了我就会自然练标准,倒是想跳歪呢,你说我这个师父,这不是纯粹明着整人嘛,哎,算了,谁叫人家是师父,咱是学徒呢,只能是乖乖的听命于他。

    起初练的时候,真心的想说,比特种部队跑上一万米的那种训练还要痛苦,所有的基本功动作的幅度都不大,没有过度的跑跳,活动范围前后左右加起来都不超20平米,特别的省地儿,真心的是为他人着想,别人要想练功,我都能给挪出地儿的情况。我当时练的都发毛了,怎么天底下还有这么个练功法子的,可以说,如果跑步叫动态锻炼的话,那么,师父的基本功基本就属于静态了......,练的我那叫一个好生的憋屈,想跑远点儿的机会都没有,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。因此,我们有理由相信,有理由怀疑,师父这个基本功纯粹就是为我而创,专门治我这种想到处跑的主。我有一次实在是憋不住了,就问师父,我说,师父,为什么咱的基本功这么温柔,不带一丁儿的剧烈运动呢?师父告诉我,运动这个东西,不是说非得剧烈运动才叫运动,过度的剧烈运动只会给身体带来副作用,尽管肉眼看不到,但是,时间长了,自然就会引发各种病症。

    师父说,你看我们都知道的李小龙,他为什么那么年轻就去世了?他的功夫是非常了得的,据数据记录,李小龙一秒9拳,一秒8腿,就是一秒可以出9拳,一秒可以踢8腿,如此快的速度为什么他仍旧早早就去世了?原因很简单,就是他的训练已经违反了自然,身体无法承受如此的训练负荷,于是,身体崩溃了,这么着,才突然猝死。当时有记录,李小龙后期的训练由于拳速过快,已经是一般训练无法驾驭得了他了,这么着,他后期才用上了机器,和机器开始了对练,所以,他的拳速更加的快速,他一拳打出去,肉眼根本都看不到,只是看到一个影子晃了一下,他已经把自己的身体练成了机器,超出了人体本身的极限,所以,身体无法承受而全线崩溃就是一个瞬间的事儿,随便一个引子都可以导致他死亡,比如感冒,比如喝酒,只要一引就会爆。

    不难看出,通过李小龙的例子,就足以证明训练与人体的关系。对于练功夫的人,我们都是武痴迷,但是,不能太过量的训练,否则,就会适得其反。对于训练,一定要针对自己的身体,做一个相对应的训练计划,比如学习,要根据每个孩子的特长、性格而因材施教,而孔子在教学上,这一点就做的非常好,他对自己的弟子,如果大家读论语,应该知道,孔子对自己不同的弟子问同样的问题都有不同的答案,原因就是他针对不同的弟子,经过了解后,会根据弟子的个性而答出不同的答案,并且让弟子都心服口服,受益终生,这才是真正的良师!而练功亦是如此,不能太过于重练,而不重方式、技巧,一定要动、静结合,练、养结合,这样,才能让身体得到有机的有效果的锻炼。

    可能我说相对应的训练有些泛泛,这样,我举一个例子,大家就会明白。我们还是拿李小龙来说,据资料记载,李小龙每天都要扎上马步,久而久之,腿部、腰部自然会有力道,但是,如果大家不信,我们可以做一个实验的,让一个人扎上马步一个小时,另一个人扎正马步半个小时,三个月后,大家来看他们两个人的训练成果。上马步,由于不是正马步,但毕竟不管是何种马步,扎久了自然都是有效果的,可由于上马步并没有像正马步那样,让身体能够有正对应的训练效果,所以,练上马步一个小时所获取的力量,肯定不如练正马步半个小时的力量大,所以,虽然都是扎马步,但效果明显是不同的。只有一一相对应的联系,效果才会最大化。

    易形自然功基本五式的第四式,蹲,就是一个正马步,让身体起到了最大化的效果,不论是腿还是腰亦或是胳膊,都能在蹲的时间里,成倍的加速力量,力量是靠每天的锻炼逐渐加深的,所以,蹲这个姿势,我记得师父曾经说过,你可以不练任何基本功,每天就蹲在这里,扎上半个小时就好,我听完当时就说,不用哈,师父,我可以吃苦的,我情愿天天练基本功,我也不乐意就练这一个动作。我不是傻子,扎马步是最苦的,少林寺入门弟子,头三年就是扎马步,基本功上来了,才能学别的,所以,我是深知扎马步的苦,我怎么可能那么虐待自己去每天扎马步呀,自然我还会选择练其他基本功,也不会单单只是扎马步。可是,扎马步确实是最最实用的基本功,师父也曾说过,你只要每天扎马步,扎上三年,不求你能扎多久,就每天自然而然的扎,扎不动就停止,每天这么练,三年后,你的腰、腿、胳膊上的力,自然就会长起来。这话倒是不假,只是,太苦了。

    说到蹲这个姿势,在给大家讲一讲我师父当年是怎么练的,据他所说,他吃饭的时候都会练这个姿势。他每次饭盛好后,就蹲在那里,这样的话,蹲的时间一长肯定就会受不了,所以师父就会每次很快速的吃饭,这样,就能少蹲一会儿,就这么着,慢慢的练成了,然后吃饭也养成了快速吃完的习惯。总之,师父练功真的是狠下功夫,能虐待自己,就绝不会宽容自己,能多练一分,就绝对不会偷懒一秒。师父和我说过,扎马步的时候不要想着时间赶紧到,扎完我就结束了,这样越想,身体会越累的,不如分心,去数数,就这么12345678910的数,看能扎多少个数,一次次的去增加,比如今天扎10个数,明天扎11个数,这么以此类推下去。

    就是听了师父这么说,我改变了蹲的模式,基本功是基本功,我会专门扎马步,用师父的办法。后来我发现,这样是不行滴,因为,我数着数着就忘记了,真心的觉得自己的数学是英语老师教的,然后我一想,得,也甭数了,压根儿就不是那数数的料,还是改成整数吧。我又变了方式,成了数整数,比如这个月每天就是固定的,只是扎30个数,下个月40个数,这么着扎,这样子我还好记点儿,不至于混淆。那段时间每天都这么自虐,确实效果不错。当然,和师父当年扎马步比起来,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。最初开始练的时候,我是想了各种方法,能偷懒就偷懒,能少练就少练,能打套路绝不练基本功,就是靠着这样的毅力,我和师父天天跟捉迷藏似的对抗着,其实想想,也挺不容易哈。

    连续讲的这几期,细心的人不难发现,我总是会说点儿自己的习武心得,是的,通过每天不断的练习,我也渐渐的成长了,我不再和师父对抗,不再和他打游击战,今儿不练基本功明儿糊弄师父说练了,其实根本没练。因为我发现,我糊弄的不是师父,而是我自己,这么糊弄下去,我怎么对得起师父对我的倾囊相授。习武的人总是说,教会徒弟饿死师父这样的话,我认为,还是师父学艺不精,不然,怎么能教会徒弟自己就饿死?就和写剧本一样,如果你的剧本让别人想盗都盗不了,即使盗了也只是盗一个表,而内在的东西根本都不懂这个编剧要表达的是什么,你还怕谁盗?我师父自身就是编剧,写过很多剧本,他和我说,你别担心谁盗我的剧本,即使谁盗了,也是一个表,他不知道我核心要表现的是什么。你既做影视行业,就要从各方面学习,被盗剧本也是一种学习,让自己得到经验,以后学会看人,什么样的人能给他剧本,什么样的人不能给,也是识人、辨人的一个学习过程。对于师父的教授,我一向乖乖的照做,师父说的没错,谁能无过?所以,当师父的也是一样,对自己的徒弟都留一手,你的心胸能大到哪里?你的学识、人品能高到哪里?所以,我认同师父的话,不怕徒弟学,我巴不得你都学会我的东西,这样可以世世代代流传下来,就怕遇上你这种教你都不学的主,我......

    很多人都羡慕我有这样的好师父,其实,我一点儿都没觉得骄傲,因为,我真的要学的东西太多了,只能是说,希望可以有点儿成就,好报答师父对我的栽培之恩。好了,各位武林同道中人,今儿的课就讲到这里了,我们下期再见。


Copyright ©2015-2025 苏州易元佰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
地址: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大角
电话:15810250983 
苏ICP备15059586号
邮编:330520
关注我们